老黑

愿你被全世界温柔以待

兔叽与脑斧(1)

追逐者:

小兔子,小兔子我们先走了。


“嗯,慢走哦小鹅!”


“诶,小脑斧,你怎么还没有回家呀!”


“唔,爸爸妈妈还没有来接我。”


“小脑斧,要不你跟我一起走吧!”


“好呀!”


再回家的路上,逐渐的开始下雨了小兔叽撑起荷叶,他看向小脑斧好像有这么一点懂了。


“哦,我知道啦,小脑斧没有带伞哦,”


然后小兔叽把荷叶遮到小脑斧那边。


“唉,小兔叽我不用遮的,你看看你都淋湿了。”


“没关系的。”


“不行”


说完小脑斧就把小兔叽给搂进荷叶里。


“既然小兔叽你不愿意,那我们一起遮吧!”


“不要这样了拉!”


嘴上虽然怎么说着但是却没有反抗的被小脑斧抱着,小兔叽闻着小脑斧身上传来的奶香味,心情一下由阴转晴了。


就这么走着走着就到家了小脑斧和小兔叽要分开了。


“对了小兔叽我叫戴萌,戴是戴萌的戴萌是戴萌的萌哦”


“嗯,我叫莫寒哦小脑斧!”


其实小脑斧的管家在下雨的时候已经到了只不过小脑斧使了使眼色让管家不要靠近!


@老黑


动物系列以后后面就掺插一些小情话吧
有一个名戴青年曾说:最单纯的喜欢就是,就算你拒绝了我,我对你也永远没有埋怨,但我不会再靠近了。如果你有求于我 我依然会鞠躬尽瘁。从今往后我会把喜欢藏起来,不再招摇过市了,我会努力过得好 希望你也是,寒!

评论

热度(21)

  1. 老黑追逐者 转载了此文字